笔下文学 > 丹道武神 > 第七百八十三章 不甘心
所有人都震惊地说不出话来,血雾爆开。
  
  江长安站在原地,眼看扶玉楼的整个身躯炸成了肉末,那道寒铁铸成的神魔勾也断成两节,砸落在地。
  
  秒杀!
  
  围观的人皆骇然,目光聚拢在那个从头到尾都没有动过的连屠大君身上,一道道黑气缭绕在他*的上半身,一片死寂。
  
  “是这股‘气’杀死了扶玉楼!”不少人唏嘘,甲第道盟扶玉楼多次为同门解决麻烦,不曾想这一次自己撞上了个大麻烦,踢到了铁板上,彻底栽了跟头。
  
  所有人感受了这种阴霾死寂的气息,直冲骨髓,就如从传说中才会存在的“死灵之城”幽冥州带回的死气,一念间就足以让尘世间血流成河,尸骨成山。在他眼中,他们都成了不堪一提的蝼蚁。
  
  连屠大君眸光在众人身上一扫而过,顿时让人感觉如掉入冰窟,全身凉了个透。
  
  他没有出手的意思,可是却已带给几人无以伦比的沉重压力。
  
  “真是可怕的气息,他,他究竟是什么来头?”
  
  “这家伙身上的‘气’并不是来自现在,最低是来自三千年前!”
  
  三千年!
  
  所有人都心中打鼓,当世上竟真的存在活了三千年的魂灵?何况此人看上去还不尽是魂灵,撇去沉沉死气,身体机能与常人无异,活了三千年的人?这怎么可能?无数人变色,一切是如此的可怕,无法揣度。
  
  “你,是什么人?居然杀我扶师兄!”黄龙道长咬牙切齿。
  
  甲第道盟其余二十多个年轻弟子正是年轻气盛,气不过一飞冲天,口中吆喝为扶玉楼报仇的口号。
  
  “都给我回去!!”黄龙道长心中咯噔一下,大事不妙。
  
  呼呼——
  
  一道冷风吹起连屠大君额前长发,那双空洞的眸子陡然间闪过一道光华,落在了黄龙道长的身上,也落在了甲第道盟一众弟子的身上!
  
  砰!
  
  黄龙道长当场大叫了起来,这道射来的目光如同致命宝物,只此对上一眼,浑身血肉便龟裂出蜘蛛网纹,血液渗落半空。
  
  那二十几名弟子的下场更惨,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就感到一股无形的压力包裹住身躯,所有人如瓷器被石磨生生碾压碎一样发出咯咯碎响,骨头狠狠折裂,而后身体爆碎。浓浓血雾在空中开出艳丽的花朵,竟多了一道凄迷。
  
  巍巍山谷,冽冽风响,颖水涧无尽山脉震断,断崖崩塌,地面焦土迸发出三十里长的大裂缝,几乎都要延伸到了上古战场。
  
  连屠大君依旧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肩扛镇陵谱,浓密的黑发遮住了半张脸庞,唯有蕴藏杀意的眸子隐约可见。所有人都在颤栗,大气都不敢出,生怕触怒了他。
  
  连屠大君并没有动用什么上古圣术,不传秘诀,只是一道眸光,却将颖水涧满目疮痍,草木毁于一旦,一切都充满了寂灭的气息。江长安暗暗心惊,在夏周皇宫之中连屠大君果然还没有使出半点力量,而且时隔多日,他的实力显然又有了提升。
  
  弹指一瞬,甲第道盟除了孙罄外全然死于非命,什么都未能留下,远方观望者无不浑身发寒。这就是可睥睨天下的大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无所畏惧,近乎无敌的存在,没有人能够拦得住他!
  
  仅剩的孙罄痴傻一样待在原地,远远凝望,失魂落魄,半晌过后,颓然坐在地上,哇的放声大哭。
  
  连屠大君远远凝望着江长安,没有一击斩杀他,而是想要索取回白庆源,断了白府千百年气运。在此之前,他不会让这个年轻人死,当然,他有一万种让人生不如死的方法。
  
  此时此刻,江长安已没有退路,唯有反抗!他大喝一声,浑身精气澎湃,眉心摧出三尺金人,斗神决在身后起浮一道金光法阵,太乙神皇钟祭悬上空,垂落下一道道六道狱灵火,紫火丝丝缕缕编织成衣缕,将他护住。
  
  突然之间,飞天而起,怒发飞扬,翻掌一式!
  
  连屠大君未动,口中轻然呵出一道咒决,古老而悠远,难以辨别,交织出一道道纹络,杀意的寂灭气息也飞去,对向江长安!
  
  江长安毅然不惧,冲霄而上,挥动的金掌翻手做拳,一拳包裹了所有怒气,向上打去,整个拳头如紫金浇筑,通体绽放出刺目的金光,恨不得将天空都扯破!
  
  轰!
  
  震耳欲聋的响声发出!天空炸开一道烟云,江长安连连倒退,连屠大君毫发无伤,一根头发丝都没有伤到。
  
  江长安怒喝,双手再结印出修罗指,结合斗神决,主张杀伐的灵技与功法的第一次结合,爆发出无穷破灭气息!
  
  无数人暗暗心惊,这家伙还是人吗?光是这道威势就足以斩杀任何同阶修行强者,这还未算上他没有来及领悟的洞墟之力,倘若再领悟一个稀有独特的洞墟之力,达到的高度则更加无法想象,只可惜这幅天妒神资,眼下就要在这里陨落。
  
  修罗指击杀而去——
  
  连屠大君轻轻抬起一指,漫天升起无限金光,布展成一道道玄妙的神纹,抛洒下万丈神辉,每一道神辉都将山石洞穿,凿开一道无底深渊,无穷无尽的神力如同河流在奔腾,江长安置身其中,随时都会被淹没。
  
  啪!修罗指聚合的威势如同玻璃片片碎裂,神力下不值一提。
  
  “隆隆!”
  
  苍穹像一块破布一样震得颤抖,在金纹神力镇压下,江长安吞吸一口气沉入灵元,激起蓬勃灵力进入全身,速度提升数倍,奋力出击,连续挥出数百金拳迎向金纹!
  
  每一个挥出的拳头上都生出了道蕴金芒,撞得咚咚直响,天空都阵阵波动。
  
  起初还能应付,但无数道神辉交织不绝,尽管连屠大君保留了些许力道,但他仍是痛苦不已,慢慢的,他的身体已在淌血,鲜血裹满全身,骨头不知断了几根,几乎被那金纹威势压得将要崩断。像他这般强横无匹的体魄,全身也都忍不住快被扯碎!
  
  这是一种恐怖道极点的神力,如洒落的清冷月辉,铺天盖地,无人能挡,天空都被神辉打出无数道缺口,衍生一口口深不可测的无尽虚空,虚空似一股股黑风漩涡撕扯着他的身躯。战斗开始得快,结束地更快,江长安被一招压制,生死只在一线之间。
  
  “开天师……就要寂灭了。”
  
  “真是可悲可叹,想来开天一脉在盛古神州已决迹数万年,眼看现今神州各处都留有未开掘的神墓,正是开天师大显身手的时候,他却注定要死,真乃时也命也!”
  
  所有人都在议论,他们表情各不相同,那些散修幸灾乐祸,诸多世家则心焦如焚,忙活了一大圈眼看一切都化成了泡影,这怎么行?可是他们又不敢触怒连屠大君,没有几人自认比得过扶玉楼。
  
  江长安全身破败不堪,口鼻直喷鲜血,一身新换的白衣被染成了血红,自始至终,他都是紧咬牙关,一声痛呼都没有叫出来,昂首凝视,宁死不屈!
  
  他眸子死死望向高天,唇齿挤出几字:
  
  “我不甘心!”
  
  “哄!”
  
  突然,白衣颤动,江长安身后的天际散出一片迷蒙世界,这个小世界与外界完全隔绝,但放眼能看到黑蒙蒙的一片,所有人倾尽目力,也只看见一条道路,一条蜿蜒曲折又崎岖不平的小道路,其中阴雨连绵,雷电交加,风雨兼程。
  
  他即是这个世界的主人,踩在路上只迈出了两步,昂然而立,犹如一尊神明,开天辟地,俯视芸芸众生。
  
  “哧!”
  
  一道黑气冲天,黑云笼罩的道路上,摇摇曳曳生出一根三尺高的紫金莲花。
  
  此莲道道花瓣呈深紫色,边缘有紫金纹丝缠绕,几枚碧绿叶片作陪,莲蕊暗红如火,隐约可见一颗乌金莲子正孕育其中。
  
  所有人呼吸都凝滞了:“这是……”
  
  “道心!是道心!他竟已蕴生出了道心!修行道蕴,难道说他……他欲开辟新的修行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