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荒古星尊 > 第0060章 暗渡陈仓
“哪群苏家的孽障渣滓啊?”
  
  已经靠近了过来的苏苍,只听了这男的一句话,直接便从黑暗中大踏步走了出来。
  
  反正再偷听,估计也全都是一对小情人之间“别管我你快走”、“我就不要走一起走”这一类的话,毫无营养毫无信息量,还不如直接站出来问。
  
  “什么人!”
  
  那女子当即拔出腰间一对短刀,横在男子与苏苍之间,待苏苍走得近了,她见到苏苍一身的苏家服饰,当即道:“果然又是苏家的走狗!”
  
  女子当即开启星象举刀挥来。
  
  “住手……咳咳……”
  
  男子大声喝止。然而他有伤在身,这么一张嘴,当即又猛烈地咳嗽起来,连喷两口血。
  
  女子退了回来,但有些不明所以。
  
  男子道:“苏业忠的那帮手下阴险狠毒,真要是他们,岂会站出来,直接在黑暗里偷袭,就可取了我们二人的性命。”
  
  女子眉头微皱,显然还是有些犹豫。
  
  男子又道:“看他样子,他的确也是苏家的人。但是你别忘了,苏业忠强占矿场,他的敌人,实际上也是苏家人!”
  
  女子对苏苍道:“你是二长老的人?”
  
  “二长老还当不了我的主上。”苏苍道:“不过我倒的确和他是一边儿的。”
  
  男子闻言一怔,旋即反应过来,问道:“你……就是苏家新任少主……苏苍?”
  
  “是我。”苏苍上前,直接将手持双刀的女子略过,来到男子面前,道:“你是矿场的人?”
  
  “原来是少主……咳咳……”男子咳嗽了两声,道:“请恕属下有伤在身,无法……”
  
  “免了!我赶时间!”苏苍打断道:“报上名来,然后把矿场的情况和你的情况说明一下。”
  
  男子便道:“属下张言,是苏家矿场主事张峰之子。大约两周前,苏业忠亲自率队攻打矿场,我的父亲张峰率队抵抗,当场战死。我和父亲旧部全都被擒获囚禁。幸得昨日我表妹柳叶菲潜入监牢,这才脱困。只是逃离之时,不慎被苏业忠走狗发现,大战了一场,这才落得这一身重伤。”
  
  在张言讲述的过程中,苏苍一边听一边在苏杰的戒指中翻找。张言讲完的同时,苏苍也找到了两副金创药两**止血丸,以及一**回气丹,一股脑全部扔给了柳叶菲。说道:“你父亲是战死的?”
  
  “对。”
  
  “不是死于塌方?”
  
  “嗯?”张言疑惑道:“塌方?什么塌方?”
  
  “大概两周前,庄园收到消息,说矿场塌方了。张峰死于矿难。而张峰手底下几个工头因为夺权,出现了内乱,可有此事?”
  
  柳叶菲一边给张言上药,一边道:“绝无此事。我舅舅主管矿场万事求稳,不可能出现塌方这种安全事故的。”
  
  苏苍双眼一眯,迅速将重重事情在脑中过了一遍,霎时间便明白过来了。
  
  很简单的手法,都是苏苍前世玩剩下的。
  
  苏业忠的野心,最初的计划应该是要将少主之位和矿场都拿下,全面掌控苏家。但是因为苏苍的出现,苏英争夺少主之位落空。接下来他要拿矿场就必须使用武力,因此伪造了矿场塌方和矿场内乱的消息,这样不仅可以让矿场中断和庄园之间的联系,让二长老不能及时发现矿场具体出的什么事,同时还能引苏苍单独前来查看。这样就可以让苏英亲手杀了苏苍,以报中会之仇。
  
  明修内乱的栈道,暗渡夺权的陈仓,同时引苏苍来还能一石二鸟,不得不说苏业忠这一手算盘,打得是真的响。
  
  只不过苏业忠怕是万万没有想到,后面的这一石二鸟之计,却让苏英给玩砸了。不但仇没有报到,反而丢了自己性命,顺带还搭上了一个苏杰。
  
  既然事情是这么个情况,那么尊儒他们在不明所以的情况下前往矿场,当然便是自投罗网了。
  
  实际上,若非苏苍方向感太差找不到去矿场的路,折返到佣兵队那边,结果在墓穴里耽误了十多天,恐怕苏苍自己也会在矿场着道。
  
  苏苍便道:“在你们被囚禁的地方,可有见到并不属于矿场的两男两女,其中一男一女,也是苏家人。”
  
  张言道:“少主问的,可是秦家大小姐秦空竹、苏家的苏眉苏石,还有一位叫尊儒的青年?”
  
  “对。你认识他们?”
  
  “不认识,但是三天前,他们还和我关在一起。但是两天之前,他们四人突然被人带走了。”
  
  “两天前?”苏苍沉吟道:“那应该是通过无足信鸦威胁我的时候了。可知道他们现在如何了?”
  
  张言道:“很不好,听说每隔一段时间,苏业忠都会下令斩断他们一根手指。”
  
  “啪!”
  
  苏苍闻言,顿时一拳打在了洞穴的石壁上。
  
  小虫也跳了出来,张牙舞爪地道:“浑蛋!简直混蛋!我要那个叫做苏业忠的老浑蛋血债血偿!”
  
  “星……星兽……”——柳叶菲一见到小虫满嘴的尖牙,顿时被吓了一跳,连退好几步。
  
  小虫白了她一眼,道:“你怕什么,你又没招惹我,我不会吃你的。”
  
  恰在此时,洞穴的另一边,忽然传来了微弱的脚步声,虽然十分微弱,但很是嘈杂,一听便知人数不少。
  
  张言面色一变,道:“少主!苏业忠手下人多势众,不可力敌,为今之计,希望属下将我表妹带走,去庄园搬来救兵再图其他!我留下拖延追兵!”
  
  “不行!”柳叶菲当即对苏苍道:“你带我表哥走吧!我舅舅已经为你们苏家赔上了性命,你身为苏家少主,有责任保住我表哥,不能让我舅舅一家断了后!”
  
  “都给我闭嘴!”——苏苍眉头一皱,当即冷冷地道:“你们两人都走,别在这儿碍手碍脚的。”
  
  “难道少主你要留下?”张言惊道:“我从尊儒那得知少主你修为只有练气四段啊。苏业忠的手下可全是合一境!少主你可不能为了我丢了自己的性命!”
  
  苏苍突然笑了:“那尊儒有没有告诉你,死在我手上的合一境,你一双手都已经数不过来了。”
  
  正在这时,追兵的脚步声更近了。
  
  嘈杂错乱的声音显示,这一队追兵,至少十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