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香爱 > 第一百三十四章 人生轨迹
    醋谭和尤孟想,明明可以少错过好几年的。
  
      “怎么烧坏的?”尤孟想因为太过震惊,问出口的问题,一点营养都没有。
  
      “这个问题还真不怎么好回答,可能是上鼻甲和鼻中膈间黏膜上的嗅神经接收器烧坏掉了还是怎么了。
  
      嗅神经是那种先天比较不太足的神经,虽然是人的大脑里面,编号i的第一对脑神经,但嗅神经特别短。
  
      短到医学上都没有原发性嗅觉失灵的病例报告。
  
      我在想,这里面除了几率很小之外,多半还是先天性嗅觉失灵的人,根本就没有发现自己是嗅盲。
  
      也没有觉得这个问题会对自己的生活造成什么影响,所以就根本都没有来过医院。”醋谭并没有怎么关注自己嗅觉失灵的问题。
  
      要说她对自己的身体曾经有过什么样的偏执的话,那也只发生在对待她自己的牙齿上。
  
      “你有去医院看过吗?”尤孟想被震惊地直接掉线了的提问商数渐渐开始回升。
  
      “刚烧坏那会儿,是有看过的。那时候还在国内,醋先生和谭女士有请过很多专家来会诊,当时也没有结论说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我每几天就出院顺带着直接出国了,到了这边之后就没在管这件事情了。”醋谭简单地说了一下当时的情况。
  
      “那你既然学医,干嘛不去学和嗅觉有关的?”尤孟想比较没有办法理解,如果醋谭是因为自己的牙齿问题才选择做牙医的话,那她出国的那个时候,其实已经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了。
  
      “医学院的本科都是没有分那么细的,除了兽医和牙医之外,就只能选临床了。
  
      但是嗅觉失灵的人去从事临床医学,多少都是会有些不方便的,有肯多病症都闻不出来。
  
      所以呢,我如果要学医,就只能选牙医,牙医不怎么需要用到嗅觉。
  
      还外带一个其他牙医都没有的福利,病人要是有口臭啥的,也根本就闻不到,你说是不是挺好的?”现在的醋谭既擅于在学霸这件事情上自吹自擂也擅于自我安慰。
  
      “你认识你们学校医院那么多教授,就算不学也可以去看看啊。”尤孟想心里很不是滋味。
  
      尤孟想刚刚认识醋谭的时候,醋谭就经常说自己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知道长大以后要做什么。
  
      她最想要的,和最适合她的职业都是调香师。
  
      当然了,醋谭初中说这句话的时候,后面总还是要加上一句“你不要嫌弃我成绩不好,我其实念不念书都一样做调香师的~”
  
      醋谭对自己未来职业的规划,确实是开始的比较早的,早到尤孟想都还没有想好大学要念什么专业。
  
      醋谭说这番话,是为了安慰尤孟想,让他不要太过在意自己身上是不是有什么味道,尤其是不要在意醋谭以前对味道的那种敏感程度。
  
      可尤孟想一点都没有被醋谭安慰到。
  
      醋谭并不是因为喜欢牙医这个职业才选择进牙医系,而是因为没有办法做调香师了,才退而求其次。
  
      这样的认知让尤孟想比醋谭不喜欢自己现在身上的味道还要难过。
  
      他宁愿被醋谭嫌弃,因为最多也就几天的事情而已。
  
      醋谭在有梦想摔伤的那一天,和他说过自己的一次休克,和两次心脏骤停。
  
      尤孟想那时候好觉得是不幸中的万幸。
  
      醋谭因为他缺席了成人礼的那个误会导致的超高烧,来的快去的也快,并没有给她带来太大的影响。
  
      现在听醋谭这么轻描淡写地说起自己的嗅觉失灵,尤孟想心里要多懊恼有多懊恼。
  
      为什么他那天受伤之后,没有在适当的时候,给醋谭打一个电话,或者让妈妈拿他的手机给醋谭打一个也是可以做到的。
  
      “你应该也认识你们学校医院耳鼻喉专科的教授吧?过两个礼拜我换石膏,你就不要特别请人到圣莫里茨这边了,还回你们学校医院,到时候你也一起去看一看吧。”尤孟想因为完全不知道醋谭的那次高烧有这么严重的后遗症,所以才会在重逢之后,对醋谭提出这样那样的补偿要求,任性地像个小孩子。
  
      姗姗来迟的真相,让尤孟想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过分。
  
      采用不理智的方式去医院和医生理论,是他自己年少轻狂。
  
      可醋谭却完全是因为他的缺席,才改变了整个人生轨迹。
  
      尽管牙医在瑞士是受人尊敬的职业,可如果那根本就不是醋谭的初衷,那一切就变得毫无意义。
  
      “算了吧,我们都来了圣莫里茨了,还折腾回去干什么,如果是要去我们医院换石膏的话,我就不让你来这边休养了。
  
      你别想太多,我觉得我现在这样挺好的。
  
      我如果不是嗅觉失灵的话,应该到现在都还是一个学渣。
  
      失去嗅觉从来都没有让我有什么遗憾,唯一遗憾的是失去了你。
  
      你都已经回到我的身边了,我还要嗅觉干什么?
  
      我没有了嗅觉,就等于没有了探索帅哥的雷达。
  
      脑子里面只记得你的味道,再也容不下任何人的气息。
  
      要多安全又多安全,这样多好?”醋谭已经习惯了没有嗅觉的生活,并不以为意。
  
      “可是你连我的气息也会一起忽略掉啊,这样怎么行,必须要去看看。”尤孟想没有办法对醋谭的嗅觉置之不理。
  
      “还是不要了。
  
      我和你说,我小时候就一直重复不断地做一个梦。
  
      梦里面有个主宰者,他让我拿一种感知世界的能力,去交换自己想要的。
  
      我这辈子最想要的,莫过于你了。
  
      我都已经有你了,我还要嗅觉干嘛?
  
      万一有了嗅觉没有了你,或者主宰者直接把我弄瞎了怎么办?
  
      你相信我,闻不到味道的这种感官能力的缺失,是最经济实惠的。”儿时的这个从美梦演变成的噩梦,是醋谭完全都没有想过要治好自己的嗅觉的根本原因。
  
      “拜托,你一个学医的,怎么这么迷信。”尤孟想对醋谭找的理由比爱是怀疑。

Ps:书友们,我是飘荡墨尔本,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