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龙之苍穹 > 第八百三十五章 谁才是畜生
一剑斩杀那被称为十二的欲界天神君,鸿子漪从虚空中翩然落地,很快就笑吟吟的走回鸿凌的身边,将手中的悲神剑还了回去,她看起来似乎很高兴,浑然没有因为击杀了那神君而感到恐惧。
  
  “这无双世子鸿凌果然放肆,竟敢与鸿子漪这小畜生这么亲近,还入主了黎山神女宫,他难道不住知道那一座宫殿,是我欲界天第五神皇未来的行宫么,这般大摇大摆的在其中与那小妖女勾结在一起,成何体统!”
  
  欲界天的明黄帝子孤雨涟面色并不怎么好看,从他来到这黎山至今,所有事态的发展都未能按着计划延续,让其原本打算以黎山立威的算盘完全落空了,这在以前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事。
  
  “看来,明黄帝子殿下似乎对于这位无双世很感兴趣啊!”
  
  黎山第七神皇墨青蘅嫣然一笑,看起来似乎心情很好,她指了指那被鸿子漪一把缠住的白衣神王,脸上带着一丝赞叹之色。
  
  “如您与诸位欲界天的使者所见,这位在神女宫中主事的白衣修士,便是与白素神女生下鸿子漪的无双世子鸿凌,此人的身份与来历,相信你欲界天也应该调查过!”
  
  对于孤雨涟的怒意,第七神皇墨青蘅选择了无视,反倒是对于鸿凌很感兴趣,纵然那一位白衣神王杀了她黎山之中的诸多修士,但于她而言,那些死去的修士,都不过是可有可无的外人而已。
  
  这些针对神女宫的修士,让墨青蘅很不满,如今有人将之给扫除了,正好了却了她的一桩心事,省得天奴又要忙前忙后的乱跑一通,并且还要平白受气。
  
  “无双世子鸿凌!此子不是一个神君之境的修士么,怎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踏入了神王之境!”
  
  极力压制自身的恐怖神曦,明黄帝子孤雨涟很不爽,他极想直接杀向神女宫,但看了鸿凌出手之后,他没有战胜此人的信心,若是依靠法器的话,他也没有底气这么做。
  
  “帝子,这无双世子背后牵扯的势力太大,若是不从长计议的话,我们只怕要吃大亏!此子不但与天庭有联系,并且还与西天还有酆都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若是惹出了这些势力之中的老怪,只怕我欲界天承受不住他们任何一个的怒火!”
  
  守护在孤雨涟身边的神皇强者,此时面色有些凝重,若是在没有知晓鸿凌的底细之前,他或许还不会有这样的担忧,可如今黎山的第七神皇墨青蘅已经将此人的名姓告知,剩下的事情完全不必猜测,就可知道此事没有那么好解决。
  
  “哼,纵然他是无双世子又如何,他虽然与天庭等势力有关系,但若是陨落于我等之手,你以为天庭真的会会为了一个死去的废物而与我欲界天翻脸不成?”
  
  朝着天穹之上的镜像嗤笑一声,孤雨涟转而缓缓迈步朝着神女宫跨空而去,其身侧负责护卫的众多欲界天高手亦是赶忙展动身形,瞬间就追了上去。不敢让这位明黄帝子孤身犯险。
  
  “这孤雨涟,看来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了!有意思,事情越来越有看看头了,白素此时应该已经知晓了无双世子鸿凌到来的消息,却依旧在闭关,她难道就这么放心让这位白衣神王直面欲界天第五神皇的威势么?”
  
  虽然依旧想不明白为何白素还未结束闭死关,但神皇墨青蘅本人也没有因此而太在意,她如今的身份有些敏感,能不参与到双方之间的争执,那就再好不过了。
  
  “终于忍不住亲自过来了么?看来这所谓的神皇义子,也不过如此!”
  
  抬眼看向了在神女宫广场之前涌现的几个漩涡,鸿凌依旧不紧不慢的呷了一口盖碗茶,转而凝眉看向了面色并不怎么好看的明黄帝子孤雨涟,此人一来到这黎山起,就言语放肆,今日是该给他个教训了!
  
  “你就是那依靠女人上位的无双世子鸿凌?没想到年纪轻轻就踏入了神王之境,看来你背后的那几个女人,没少让你吃软饭嘛!”
  
  一脸傲然的盯着鸿凌,孤雨涟毫不掩饰自己的鄙夷之色,似他这般出身于神界大势力的天骄,本就瞧不起那些飞升上来的修士,如无双世子这般,依靠女人博得偌大名头的软蛋,更是不会被他放在眼里。
  
  “我是无双世子鸿凌,阁下就是认贼作父的明黄帝子,孤雨涟殿下吧!您这三姓家奴今日到此,有何见教?”
  
  浑然不在意这位明黄帝子的言语相激,鸿凌依旧不紧不慢的喝着茶,并未将此人还有他身旁的那一位神皇放在眼里,不过他还是很友好的冲着黎山的第七神皇微微颔首,权当是见礼。
  
  “你说本帝子是三姓家奴?”
  
  猛然一凝眉,孤雨涟面色不善的盯着鸿凌,身上有煞气不断汹涌肆虐开来,使得他身旁的墨青蘅面色一凝。
  
  此人果真无愧于明黄帝子之名,虽然仅仅是初入神王之境,但其神曦的强度与精纯度,绝非寻常的神王可比,便是一些神王巅峰的强者,在力量的纯度之上,只怕也比不上这一位。
  
  “难道不是么?昔年你孤雨涟不过是与欲界天敌对的一个小势力的弟子而已,之后改换门庭入了一个与第五神皇孤易原为敌的势力,在这个势力被其收服之后,你又改换名姓,成了此人的义子,你说你不是三姓家奴,又是什么?”
  
  一脸柔和的放下茶碗,鸿凌毫不在意孤雨涟愤怒的目光,而是轻轻揉了揉鸿子漪的脑袋,眼中的宠溺之色无比显眼。
  
  “世子何必与我图逞口舌之快!相信您也看到了,这神女宫很快就是我欲界天第五神皇的行宫,而神女白素将成为我义父的侍妾,就连这鸿子漪都会成为诸位皇子与皇女的伴读,阁下再占着这神女宫又有何意义呢,不如早些离去吧!”
  
  虽然对于眼前的这位白衣神王很不爽,但孤雨涟却不敢贸然出手,他到目前为止还是无法看出鸿凌的实力上限,同为神王之境,这等诡异之事在他这一生中还是首次出现。
  
  “嗯?我为何要离去,你欲界天第五神皇与黎山的联姻,白素尚未点头,那么这神女宫就还算不上你们的行宫,也轮不到你们来主事!若真要与我讨个说法的话,那就让第五神皇孤易原前来,你的辈分太低,不适合与本世子交谈!”
  
  有些不屑的看着这孤雨涟,鸿凌并不想与此人多言,区区一个神王,纵然有些本事,但在他面前还不够格!而且此人不过是第五神皇派出的义子而已,根本就不能决定任何大事。
  
  “既然世子这么说,我可以理解为,您这是在瞧不起我这个明黄帝子么?”
  
  猛然一挑眉,孤雨涟身上有强大的神王之力骤然炸开,跟着冷漠的看向了鸿凌,其身上的杀意几乎凝成了实质。
  
  “不,我想帝子你会错意了,我并不是瞧不起阁下!”
  
  鸿凌摇了摇头,是孤雨涟的面色瞬间好转了许多,看来此人终究是忌惮他这位明黄帝子,是以不敢太过放肆,否则一旦惹怒了他这位可以横击神皇的强者,只怕这狗屁的无双世子也会吃不了兜着走。
  
  “您不是瞧不起我,那又是什么意思呢?”
  
  孤雨涟得势不饶人,此时慌忙在言语之上乘胜追击,想要压下鸿凌一头,他来到黎山这么久,就一直被此人在各方面压制着,如今正好借此机会出一口恶气。
  
  “我的意思是,以阁下的身份,还不足以让我放在眼里,一个被本世子无视的人,何谈瞧不起这等荒唐之事呢?”
  
  无双世子此言一出,整个神女宫之前的广场忽然变得死寂下来,那天穹之上投影着此地镜像的天幕,如今尚未被撤去,是以鸿凌与孤雨涟的对话都被整个黎山甚至黎山之外的诸多势力看到了。
  
  这一刻,许多人都对于这白衣世子的话语感到汗颜,能够如此无视一位足以横击神皇之境的强者,也就只有这样的疯子才能这般信口开河了,若是换了其他人,只怕就算是黎山的神皇也不敢这样与孤雨涟说话。
  
  “哈哈哈!有意思,区区一个新晋的神王,竟然敢这么瞧不起我!看来是我好久不动手了,许多人已经将我这个明黄帝子给忘记了,也忽略了我匣中宝剑的锋芒呢!”
  
  对于鸿凌的话,孤雨涟怒极反笑,其身上的杀意在这一刻终于毫无掩饰的爆发开来,使得整个神女宫之前的广场上有浩大的威压急速朝着四周席卷开来。
  
  “别人是不是忘了我不知道,不过对于本世子而言,区区一个来自欲界天的阿猫阿狗,还真不被我放在眼里!所以孤雨涟帝子,你若是不服的话,大可以来与我打一场,只要你能踏入这神女宫的话!”
  
  咔,随手打了个响指的无双世子,此时猛然一凝眉,使得他脚下的广场之上忽然有一层强大的神曦朝着四周铺开,跟着将孤雨涟的威压生生撕碎,使得此人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生生推出了神女宫的广场之外。
  
  “嗯?这是,阵?”
  
  低头看着将整个广场笼罩在内的庞*阵,孤雨涟的神色并不怎么好看,他刚才被那一股莫名的强大神曦退开,如今身在这广场之外,并且大阵支撑起的屏障完全隔绝开来,本身与那无双世子相比,就落了下乘。
  
  “没错,这是我命人随意布置出的守御之阵,专门用于抵御豺狼野狗等一些不入流的畜生!不知道帝子比之我口中的这些孽畜,是强是弱呢?若是你进不来的话,大可回去向第五神皇告状,我恩准他自己也来闯一闯!”
  
  依旧高坐于鎏金龙椅之上,鸿凌的脸上露出一丝戏谑之色,他这以悲神的天帝之力配合自身天帝神文凝聚出的大阵,莫说是孤雨涟这等有着横击神皇之力的妖孽,便是那拥有横击天帝之境的第五神皇,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将之破开!
  
  “这是阁下故意要与我为难了?看来你果然与白素那个不贞的贱人有一腿,既然如此,我今日便闯一闯你这所谓的大阵,让你知道谁才是畜生!”
  
  气急败坏的孤雨涟,此时浑然不在意身旁目光凝重的那一位护道神皇,而是随手凌空一抓,跟着抓取出一柄泛着青蓝水光的长剑,瞬间人剑合一朝着那暗金色的大阵爆射而来。
  
  “谁才是畜生?可不就是你么!”
  
  鸿凌眼见他袭来,悠然抬起盖碗茶,再次拨动水汽,轻轻呷了一口,脸上露出了陶醉之意。

Ps:书友们,我是渡城,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