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九黎 > 第十六章 出虎口入狼窝

  这些话都君并不是信口开河说说而已,而是真的将之当成了自己今后奋斗的目标。起初当他看到父母被杀,府邸被烧,又经历了大祭司的背叛时他确实如阿荼所想恨不得将仇人挫骨扬灰。可在这一路逃亡的过程中,让他记的最深刻的不是仇人的狠辣,不是大祭司的背叛,而是眉姬的舍生就死,是红盈的一如既往,是不知名老兵和水缸外看见自己却不报告的卫兵坦荡的行径,是后羿无私的帮助。
  为了正义,有些人从来都不惧死亡,这些人才是撑起整个大荒的脊梁。
  但更重要的是眉姬,那个心地善良的女人用自己的青春和生命教会了都君包容和谅解,让他明白在这个大荒,仇恨从来都是双刃剑,报复的是别人伤害的却是自己,只有包容才能让人的心彻底澄净,才能以最强的姿态迎接你所向往的未来。
  尽管他以前纨绔不堪,可当家道中落,一切责任都需要他扛起来的时候,眉姬的教导就成了他行事的准则,成了他不管遇到何事都不会动摇的底线。
  “你所描述的生活是所有人都向往的,可是我的好弟弟,你可知道这一切做起来有多难,也许你这一辈子都做不到。”阿荼尽量放缓自己的语气,生怕打击到都君的热血与激情。
  可都君明显比她想象的要乐观坚强,只听他说:“有些事你做了,就有可能成功,可你若不去做,就永远也不会成功,人生这么长,总要做一些不让自己后悔的事不是吗?”
  阿荼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答,悻悻然的说了句:“早点休息吧,你明天可还要逃命呢。”
  一夜无话。
  第二天天刚亮,都君醒来时看见阿荼早已起来,正背靠着一株大树看着自己的双手,都君连忙爬起,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姐姐,早啊。”
  阿荼打击道:“你看太阳都升多高了还早,就你这懒猪样还想济世救民?”
  都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没有去接这句话。
  阿荼又说:“好了,我要走了,之所以没走就是想等你醒了跟你告个别,可谁知道你这么晚才起床,早知道就不等你了。”
  听到她要走都君有些不舍,可却没有挽留的理由,只好期待的看着她问:“我们还会再见面吗,以后若我想见你,去哪找你啊。”
  阿荼伸手捏了捏他的脸蛋说:“你不用找我,等你成为你所说的大英雄时我就去找你,然后…嫁给你。”说完便捂着嘴“咯咯”的笑了起来,显然是被自己这个想法逗笑了。
  不料都君却像触电一般,等阿荼走远了才回过神来,连忙对着她的背影大喊:“说好了啊,不许骗我,我一定会努力成为大英雄的。”
  阿荼头也没回,却举起手用力的挥了挥,然后潇洒的消失在了都君的视线里。
  阿荼躲在树后看着都君孤独的身影,心中升起一股怪怪的感觉。这个少年的想法在她看来很是幼稚,幼稚的让人觉得可笑,可她却一点也笑不出来,突兀的感觉到也许他真的可能成功,随后摇了摇头甩开了这个无聊的想法。可他那种对生活的乐观,对别人的宽容却深深的出动了她。
  至少他从这个背负血仇的少年眼里看不到丝毫仇恨的影子,看到的只有他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他突然很想去认识一下眉姬,看看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人,才会教出这样的儿子。
  “我这是怎么了,不会被他一块肉干给收买了吧!”阿荼有些怪异的想着。
  你的一句无心之言,我却奉为至高宝典。
  阿荼早已不见,都君还是盯着她离开的方向久久不愿离开。有了她的这句承诺,他对今后要做的事更加充满了信心。
  “妫都君,你可真是让我好找啊。好久不见我的少城主。”
  声音出现的太过突兀,都君急忙转身看去,只见近十个黑衣人站在身后不远处,为首一人握着一把长剑,身后还披着一件披风,显然是这些人的首领。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杀我父母?”眼中的惊慌一闪而过,随后强自镇定下来双拳捏的咯吱响,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既然躲不过那就勇敢面对吧。
  黑衣首领却冷笑一声说:“我这个人一向不喜欢跟死人讲太多,想要知道为什么,去地狱问你父亲吧。妫都君,你给我找了太多的麻烦,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话刚说完手中长剑便向都君胸口刺去,长剑还未及身剑上寒芒便刺的他肌肤生疼,都君急忙使出“碎云步”险之又险的躲开这一剑。还未来得及喘气第二剑又至,这次来势更迅他已无法躲开,只得举刀与之硬拼。
  兵刃相交擦出一片火花,一股大力袭来都君忍不住倒退数步,手中的兵刃差点脱手。反观黑衣首领,却气定神闲的看着颇为狼狈的都君,脸上充满了戏谑的表情。对于这个折腾了自己一个多月的罪魁祸首他心中压抑了太多的愤怒,自然不舍得让对方死的太痛快。
  都君却不知道对方抱着猫戏老鼠的心态,却通过刚才短暂的交手清楚的认识到这个人绝不像自己以前遇到的黑衣人那般好对付。心中越发谨慎起来。
  “句望一世英雄,却没想到他的儿子如此废物,连我一招都接不住。”黑衣首领嘴角上扬,缓缓说道。
  妫都君虽然不是他的对手,仍不愿在言语上落了下风,立马反唇相讥道:“我不如我爹没什么可丢脸的,倒是你,杀个孩子都费了一个多月也真够无能的,我还真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主子才会调教出你这样的奴才。”
  他故意将“奴才”两个字咬的很重,然后挑衅的看着对方。果然,黑衣首领恼羞成怒,刺出的剑威势比先前更重了一分:“小子,死到临头了还呈口舌之利,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
  聚精会神的看着那一剑的轨迹,都君紧张的手心都捏出了汗,在剑尖即将临身时终于找到了这一剑最薄弱的点,鼓起全身真气向那一点砍去,刀剑再次相交,都君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乘着对方愣神之际急忙向后退去,迅速拉开了距离。
  黑衣首领同样不好受,感觉自己用尽全力的一剑落在了空出,无处着力的感觉郁闷的他想要吐血。
  “小看你了,游戏结束,去死吧!”黑衣首领手中长剑突然泛起一缕蓝光,蓝光瞬间弥漫整个剑身,他缓缓的推着向都君的胸口刺去。
  这一剑虽然缓慢,但都君却有一种无法闪躲的感觉。他知道对方这一剑,除了硬拼别无他法。他将手中的刀举向天空,再次施展对他来说有些困难的“引雷术”。
  随着刀挥出,一束儿臂粗的雷电冲出刀尖,迎向了刺来的蓝剑。
  一招试完,都君看也不看转身就逃,他知道自己的“引雷术”杀不了对方,只是希望能借此拖延对方一段时间,越长越好。
  雷电虽然大部分被剑气抵御,但还是有一丝通过剑身传递到了黑衣首领的身上,他仿佛被施了定身法一般全身麻痹动弹不得。等麻痹过后身体恢复自如时都君早已消失在苍茫丛林中不见踪影。
  他气的狠狠跺了一下脚,率领手下急忙追去,边追边说:“若再遇见那个小子,别跟他废话直接杀了,提着他的脑袋回去交差就行。”
  都君拼了命的向前跑,不断的告诉自己快一点,再快一点。查清真相为父亲平反,期待与阿荼再次相见,还有刚刚对阿荼许下的宏愿,有太多的事情等着他去做,有太多的话他还没来得及给阿荼说,他迫切的想要逃开后面的追杀者,尽管他感觉希望渺茫,尽管他饥肠辘辘,尽管他双腿酸疼身上伤口早已崩开,可这一切都挡不住他对生命的眷恋。
  不知道跑了多久,前面出现了一座悬崖,他正想绕开,可转身时眼角余光看到黑衣人的身影已经在树林里若隐若现,他心下一横,站到悬崖边上看着来人。
  黑衣首领走到其面前丈许处站定,看着他眼中闪过一丝讥讽:“怎么不逃了,说实话,你若再多逃几天我说不定就放弃了,毕竟你一个小虾米也掀不起什么大浪来,我没必要把大把的时间浪费在你身上,可惜你命不好,注定逃不掉。”
  黑衣首领盯着都君的眼睛,想从他的眼中看到想象中的恐惧和哀求,可他失望了,都君的眼神很平静,根本就不像待宰的羔羊,倒像是参加酒宴的贵族。只听都君说:“你确实赢了,我知道你不会告诉我原因我也就不问你了,但是你记住,公道自在人心,正义虽然会迟到,但从不会缺席,不管你是谁,不管过去多久,真相总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再大的阴谋也是黑夜中的游魂野鬼,见不得半点阳光。而你,注定不会得意太久。”
  “哈…哈…”黑衣首领眼中的讥讽更甚,甚至发出了张狂的笑声:“公道?正义?妫都君,我该说你天真呢还是该说你幼稚,居然把希望寄托在所谓的公道正义之上。那我告诉你,公道正义就是一个胆小鬼,只要我足够强大它就永远也不敢出现。也许如你所说会有迟到的正义来临,可你注定看不到。”
  “错,我已经看到了,不然我凭什么逃出姚墟城,凭什么牵着你们的鼻子逃了一个多月。你再强大也有打盹的时候,就算我看不到真相,你也逃不过杀人偿命,欠债还钱的宿命。我在地狱等着你!”
  一席话说的说的众多黑衣杀手面面相觑,每个人都从心底升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仿佛冥冥中真的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们。
  “危言耸听,多说无益受死吧!”黑衣首领拔出长剑就要刺向都君,都君却摆了摆手说:“不用你动手我自己来,我们赌一把如何?猜猜看我是粉身碎骨还是绝处逢生!”
  他微笑着说完话,然后转身,纵身一跃,跳下了深不见底的悬崖。正如他所说,是粉身碎骨还是绝处逢生,人生有时候就需要赌一次,哪怕赢的希望渺茫。
  黑衣首领站在悬崖边向下望去,浓雾弥漫,入眼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偶尔听见一声猿鸣,回声传出好远。
  如此深的悬崖以都君的伤势,可以说掉下去绝无幸理,可想到对方最后的话他心中又不怎么笃定。这个小子已经创造了太多的奇迹了。
  想要跳下去查看一番,可终究没有都君那种孤注一掷的勇气,只好悻悻然的收住了脚。
  

Ps:书友们,我是你我当初,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