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梦魔之荒园 > 第二十七章 发现山洞

  就这样,我们终于说服了白晶,一起去寻找那个神秘的山洞,当然,在出发之前,还得先去看一看她的父母。
  这本是稀松平常的一件事,但在见到她父母的时候,我的内心却一阵绞痛。
  “爸妈,你们还好吗?”为了守护他们,我不得不暂时离开他们,不知道他们是否能理解我的内心。在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两全其美的事情,即使是解释,也需要借别人之口。
  从小,爸妈对我的爱都是深沉的、无以为报的,但现在,他们需要我的时候,我却不能守候在他们身边,只能给他们徒添伤悲。
  “唉,希望他们可以理解我吧。”我轻叹了口气,思绪回归到了现实,看着白晶和她的父母在一起,虽然悲喜交错,但终究,他们是幸福的。
  “爸,妈,等我!”我心里暗暗发誓。
  “你的责任很重。”一旁的冷兵似乎是感受到了我内心的波动,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是啊,我的责任很重,可是我连自己的战友都守护不了,还怎么守护我的家人!”当然,这些话我只是心里想想,不觉有些沮丧。
  “孙宇,你过来。”白晶突然对我说道,我一愣,还没反应过来,白晶又再次呼唤我。
  “哦。”应了声,我便走了过去。
  一开始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和冷兵并没有直接露面,所以只是在外面当路人甲乙,所以白晶这一着打了个我措手不及。
  “叔叔,阿姨。”我轻叫了一声,点头示意。
  “哎,小伙子。”白晶妈妈应了声,“不错,不错啊。”
  白晶妈妈这两个“不错”说得我有些莫名其妙,接下来的话更让我不知所措了。
  “白晶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好好对她。”白晶妈妈看着我,“我家晶晶虽然脾气差了点,但却很懂事,很懂得照顾人的。”
  “妈,您就放心吧,我们会好好的。我们还有事,就不多待了,等忙完了再回来看您和我爸啊。”不等我回话,白晶就抢先说道。
  我大概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只好无奈地闭上嘴巴,交给白晶处理。
  “忙,你们年轻人忙,不过你们过得好就行,好好过日子,爸妈这里不用操心。”白晶妈妈说着,眼里已经泛起了泪花。
  “嗯,放心吧,妈。”白晶说完,挽起我的胳膊。我们一起跟白晶的父母告别之后,在两位老人婆娑的泪眼中,离开了白晶的家。
  “对不起。”离开白晶父母的视线之后,白晶就放下了我的胳膊。
  “我觉得你俩挺配。”没想到冷兵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顿时闹了我个大红脸。
  “我这只是为了让我爸妈心安。”听了冷兵的话,白晶说道。
  “我明白。”我也低声说道。
  “不过······”白晶继续说,“也不是不可以成真的。”
  “咳咳。”这句话倒是让我呛了一下,连忙岔开话题,“我觉得我们还是先解决我们的问题吧。”
  看到我的窘样,白晶笑了笑:“哈哈,好。不过这要靠你俩了。”
  “嗯。”我也渐渐恢复了平静,“冷兵,你还记得五行传承吗?”
  我们之前已经探讨过关于五行传承的事情,我们四个人应该都收到了荒园的提醒。
  “嗯,你是说,水行传承?”冷兵也想到了。
  “当时荒园告诉我们,五行传承所在之处必定是这一系能量极为强盛的地方。按照博士所说,那一汪湖水应该汇集了极为强盛的水系力量,所以我觉得那里不能排除那里是水行传承所在之地。”
  我停下了脚步,对冷兵说道。
  “而且,我相信,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你的超能力正好和金行传承相匹配,而白晶的阴寒体质又和水行传承不谋而合,所以不能排除这种情况。”我继续说道。
  “你们说的什么传承我不懂,但之前不是已经有过和我一样体质的人继承了那个什么传承了吗?”白晶插话道。
  “所以我觉得这一切都是有安排的。当时梦魔未出,所以水行传承并没有真正出世,我猜测,当时的那位拥有阴寒体质的前辈只是获得了部分水系能量。现如今梦魔现世,水行传承一定会出现的。”我继续说着我的猜测,“当然了,这一切都是我的猜想,具体还是需要我们亲自去一趟才能知道。”
  “那就去一趟吧。”白晶倒也是干净利落。
  随后,我们便搭乘当天的飞机抵达我们要去的城市,来到博士告诉我们的那座山脚下。这座山现在已经是一个旅游胜地了,买了门票之后,我们三人便开始汇入爬山的旅客群中,当然,我们的目的是不一样的。
  那个前辈留下的地址只有大概位置,所以只能指引我们来到这座山上,并没有标明山洞的具体位置是在哪里。而作为中国的第三大山,我们的搜索范围可想而知,不要说我的意念已经消失了,即使意念还在,因为体质原因,我也无法发现那个山洞。
  为了节省时间,我们尽可能地利用我们所能利用的时间去寻找山洞,所以晚上我们也没有下山。我们也知道这样是不好的,但时间不允许我们有任何松懈,谁知道魔种什么时候就孕育完成了。
  就算是这样,在晚上仅有的几个小时的休息时间里,我还是做了噩梦,类似于昨晚的噩梦。
  在梦里,我面对着几匹银狼,同样的,我无法操控我的意念,仅仅凭借着我的肉体力量对付着这几匹银狼。结果可想而知,没几回合,我就落了个分尸的下场。我又一次被惊醒了,同样惊醒的还有冷兵,他又感受到了梦魔的气息。
  “不知道,难道这种梦境是梦魔在对我出手?”我跟冷兵说了这两次梦。
  “你还是先尽快恢复对意念的控制吧。”提起这个事,冷兵对我就有一种恨恨的感觉。
  我姗姗地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你们怎么醒了。”可能是在这种情况下白晶也睡不踏实,尽管我俩说话的声音已经很小了,还是吵醒了白晶。
  “睡不着了,你再休息会吧。”说着,我打了个哈欠,有些言不由衷。
  白晶好似对我的哈欠视而不见:“我也睡不着了,既然这样,不如我们继续吧。”
  于是,我便顶着两个黑眼圈强打起精神和那两个不知疲倦的怪物继续寻找那个不知道存不存在的山洞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第二天的夜幕降临之前,我们发现了那个奇怪的山洞。
  “你们真的看不到那个山洞?”白晶狐疑地问道,怕我们在跟她开玩笑。
  “真的看不到,劳累了将近一天一夜了,你觉得我还有心思跟你开玩笑吗?”我地眼皮都快耷拉下来了,不过听到这个消息我还是极度高兴的。
  “看来,我们的猜测可能是对的。”冷兵在一旁顺着白晶的视线盯着面前的山体说道。
  “去吧,白晶姑娘。”我露出一丝微笑,说道,“一切自己小心。”
  “嗯!”白晶应了一声,头也不回地就撞向我们眼中的山石。
  我们并没有告诉她,要接受这纯粹的水系能量,需要数十年的沉淀。无论如何,能够除掉魔种,利人利己,至于其他的,如果我们能逃过梦魔这一劫,再好好跟她道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