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绝代独宠:帝君太腹黑 > 第九百九十一章:琉璃密辛 4
洛羽说的并不算清晰明朗,只是知道天道规矩的人都知道,洛羽这话的意思是:不管时不时他亲自动的手,杀害了皇室成员,就必须一命还一命。
  
  洛羽虽然早就成了魔界的人,可以无视天界的规矩,可是天道的规则却是怎么也不能逾越的,所以这回,洛羽来找连城的,倒还真的不是意有所图。
  
  他当初因为误杀了一个人类,就落得神魂被剥离的下场,作为天道重点保护的皇室,他若是还明里暗里下了手,只怕日后自己会怎么死都是个未知数了。
  
  当然,这些话,作为灵的阿玺知道也就是了,连城这样的人类,是没有必要知道的,如果他实在是不放心他,洛羽也不介意随便提一个条件,好让连城心安。
  
  “但是你真的不打算要点什么作为回报?”连城虽然知道这人不是一般人,他想要的东西也跟一般人不一样,可是连城还是多嘴多问了一句。
  
  洛羽摇了摇头,脸色稍稍难看了三分:“你要是再磨磨唧唧的我就不救他了。”
  
  连城摆摆手,连声道:“你来。”
  
  洛羽从怀中摸出了一盏烛火,往地上一放,然后就盘腿坐到了地上:“守好这盏人鱼灯,你皇兄的魂魄能不能拿得回来,就指望它的灯火了。”
  
  洛羽说完,就闭上了双眼,也不等连城再问别的,他就已经入定神游进入黄泉了。
  
  黄泉八百里,生人勿进,可洛羽却是几次三番强闯黄泉,到后来,连孟婆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跨越奈何桥,走入孟婆庄,一切还与往常一样,只是孟婆汤的香味越发浓郁了。
  
  “孟婆。”洛羽喊了一声孟婆的名字,孟婆便探出了一个脑袋来,很是乖巧地看了一眼洛羽:“怎么这时候来了?难道你死了?不对,你的身上没有亡者的气息。”
  
  洛羽手指一勾,将还拿着勺子的孟婆给勾到了自己面前:“我要见冥王阿荼。”
  
  “你要见荼大人?洛公子,你难道真的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么?就算你是魔使,阿荼和判官也能用生死卷和判官卷判了你。”孟婆将勺子往后一扔,只听得噗嗤一声,勺子就没入了孟婆汤之中。
  
  “我必须要带回一个人的魂魄,找你来只是因为要想拿回他的魂魄,就必须经过你的孟婆卷一判。”
  
  洛羽这话说完,孟婆的眼睛就瞪得好似铜铃一般大小了:“你……你该不会杀了皇族的人吧?”
  
  “不是我下的手,但是天道若是追责起来,我必然在劫难逃,所以这一趟冥府我才非来不可。”洛羽感叹与孟婆现如今的机敏,看来自从心中的障碍消除,孟婆的智商也不输给一般人。
  
  孟婆绕着洛羽走了三圈,用鼻尖嗅了嗅洛羽,问道:“你燃了人鱼灯?”
  
  “擅自强闯冥府,如果没有人鱼灯的保护,那我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些。”洛羽冷笑着说道:“怎么样,孟婆,你的孟婆卷能否消掉他的名字?”
  
  “虽说黄泉三卷之中的孟婆卷由我保管,但是我这里向来判死不判生,若是想要你的朋友还阳回魂,必须先要得到荼大人的首肯,你还是先去找冥王大人吧。”
  
  孟婆的这个回答并没有出乎洛羽的意料,而且事实上,洛羽早也想过在孟婆这里不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毕竟生死卷才是三卷之中最重要的一个。
  
  洛羽朝孟婆拱了拱手,说道:“我这就去一趟冥王殿。”
  
  “哎哎哎,洛公子你等等。”孟婆一把抓住洛羽的胳膊,将他给拉扯了回来:“虽说……你我之间已经基本两清了,可我不能对你的事情坐视不理,洛公子,我跟你一起去,不过你得等我把孟婆汤煮完。”
  
  洛羽锁眉看着孟婆,见这个女子如千年前一样,还是那般娇俏可爱,看起来没有多少心机,虽然本心里洛羽并不愿意等待她,可到底他也没有把拒绝的话给说出口:“还要多久?”
  
  “马上了,放心吧,不会耽误你的事儿的,再说了,人鱼灯可不是靠着燃烧人鱼的脂而亮的,只要没有外力阻挠,它就不会熄灭,你等我一会儿不会有事的。”孟婆说着,加快了熬煮孟婆汤的速度,只是因为她的心着急了,那孟婆汤的味道便不那么浓郁了,甚至还隐隐带了一点点臭味,让洛羽闻了都不由得背过了身子:“你这熬得什么?这种味道的孟婆汤你确定那些亡魂肯喝?”
  
  “不肯喝就硬灌,这有什么关系?我好了,走吧。”孟婆说着,将孟婆汤封存了起来,与此同时,她身上的衣衫发出一抹微光,随后就变成了冥府人员常穿的墨色长裙,长裙映衬之下,更显得孟婆的肤色苍白,像是久病未愈的病人一样。
  
  黄泉的风沙是认得人的,孟婆所过之处,从来无风无沙,他们非常顺利地出了黄泉,正式踏入了冥府。
  
  这是洛羽第三次来冥府,第一次来冥府的时候,他才刚刚成为战神,当成为神的那一刻,他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回师父白起的魂魄,让白起重新复生,为此,他强闯了一次冥府。
  
  当时的冥王阿荼,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看到洛羽闯进来,还会冲他露出甜甜的笑容,问一句你是谁,你来冥府干什么?
  
  可现在的明王阿荼,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可爱的小姑娘了。
  
  即便是有孟婆带着,阿荼在见到洛羽之后,眼神里也有一抹厌弃:“孟婆,你带魔族的人进冥府做什么?难不成还想再抢一次生魂么?”
  
  明明语气与曾经的差距也不那么大,可阿荼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变得更加成熟而有魅力了。
  
  洛羽冲冥王拱了拱手,说道:“冥王大人,我这次来的确是为了一个人的生魂,还请冥王大人放行。”
  
  阿荼突然出现在洛羽的身边,她袖长的双指捏住了洛羽的下巴,言辞充满了危险的味道:“你现在来找我要生魂?洛羽,你用假的药王鼎骗了我和弥姜的事情,我还没有找你算账,你倒还敢来主动见我?”
  
  “我们是一个阵营的人,我们的目标是同样的,都是为了邪神倾渊,那么药王鼎在谁手上,又有什么不一样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