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斗罗之吉影的植物生活 > 第四十三章 魂森迷雾 六

  唐门。
  位于历来就有天府之国称号的巴蜀。
  唐三便是唐门襁褓之时捡来的孩子,唐门注重血统,所以就算唐三是外门鼎鼎有名的天才,他也终生无法踏入内门一系,内门是由唐门直系所属,靠着家族传承和联姻来维系血统的纯净,而且唐门不允许任何的内门子弟外嫁,唯一的方法便是倒插门,即便如此,唐门在江湖上还是保持着赫赫威名!
  唐三此事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个梦。
  他梦见自己死了,在一个叫做斗罗大陆的地方重生,他有了他梦寐以求亲情,还有一个关心他的师傅,认识了一个古灵精怪的兔子,还有一个性格变扭,永远不清楚会干什么的师弟。
  “幻境的作用,就是人心中的恐惧,那些无法放下的,弥补不了的遗憾。......人,总是自己吓自己。”
  唐三愣了一下,苦笑着摸着自己的头,暗想自己是果然魔怔了,这种时候竟然还会想这些。
  打小就孤苦伶仃的他,接触最多的就是暗器,暗器就是他的一切,他的一生都是为了暗器而活,为了重现历史中出现过的暗器而拼尽全力,现在,他成功了,却成了唐门的罪人。
  在他的背后,唐门十七位长老一字排开,要知道,就算是武林大会还是朝廷进攻都无法惊动唐门的全部的长老同时出动,就连年龄最大,在很多唐门子弟心中已经驾鹤西游的大长老都惊动了!要知道,他的年纪算上现在,已经超过两个甲子啊!
  生是唐门人,死是唐门鬼。这是所有唐门子弟要记住的门规第一条,也是唐三现在想做的。
  唐三此时的情绪很冷静,他感觉是他这一辈子最冷静的时候。也许是因为终于重现了唐门历史上最巅峰的暗器,也许是因为他绝对无愧于任何人。
  “我知道,偷入内门,偷学本门绝学罪不可恕,门规所不容。但唐三可以对天发誓,绝未将绝学到的任何一点本门绝学泄露于外界。我说这写,并不是希望得到长老们的宽恕,只是想告诉长老们,唐三从未忘本。以前没有,以后也没有。”
  众长老看见唐三放下的三朵娇小金莲,纷纷陷入深深的震惊。这可是两百年啊!整整两百年来从未有人能制造出来的的唐门第一暗器!“佛怒唐莲”!这件暗器的重生同时也预示着唐门另一个巅峰的来临!
  看着长老们低头不语,唐三粲然一笑道:“唐三的一切都是唐门赋予的,我知道,长老们是不会允许我一个外门弟子的尸体留在唐门,既然如此,就让我骨化于巴蜀之中吧。”
  只见唐三身上瞬间有一层乳白色的气流蔓延开来,长老们终于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唐三身上。
  这是“玄天宝录”!你竟然脸本门最高的内功都学习了?唐老先生失神说道。
  轰的一声巨响,长老们下意识的后退,以防唐三玉石俱焚,只有大长老保持着原地不动的姿态,等他们在抬头,发现唐三已经浑身赤裸,无一衣物。
  唐三笑了,他的笑容很灿烂,但是内心苦涩无比,只能用张狂的笑意来掩盖。“赤裸而来,赤裸而去,佛怒唐莲是唐三最后留个给唐门的礼物。现在,除了我这个人以外,我在没有带走唐门任何的东西,秘籍就在我房间门内第一块砖下。唐三现在就将唐门的一切悉数归还!”
  随着唐三的一阵狂笑,在白光的笼罩之下,他高达昂扬的身躯腾空而起,倒向那山间的云端而去。
  “自己是叛徒,虽然以死明志,但自己终是违反门规,必然会让内门所不容,在这一片长大成人的鬼见愁中陨落,也算是善终吧。”如此想道,赤裸的唐三闭着眼睛露出欣慰的笑容。
  漆黑无比的鬼见愁刺骨寒冷,高速的下陨速度让唐三仿若浮空,周身的时间仿佛凝结,原来,这就是死亡的感觉吗?
  唐三缓缓的睁开眼睛,顿时大惊失色,不是错觉!他真的停滞在空中了!就好似时间被放慢,连刺骨的山风都快感应不到,自己这是......
  “我不是和你说了很多次了吗?亏我提醒你那么多次?感情我之前的铺垫都喂狗了是吧。”一道没好气的声音传来,让唐三倍感熟悉。
  “你是......”唐三顺着声音偏过脑袋,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头金黄色的头发,在鬼见愁中异常显眼。
  “啊啊啊————不记得了吗?那我给点提示好了,大师快不行了。”
  “大......师?大师!吉......你是吉影!”经过他的点醒,唐三终于想起了事情的起因经过。
  “果然,大师真好用!”吉影心中暗道。“想起来了。那就被浪费时间了,我已经一再强调了,敌人只有制造幻境的本事,一切的恐惧都来源于我们过去的记忆,如果你不是真正释然的话,是走不出来的的,那道门充其量就是一个门,这才是最后的枷锁,而钥匙就是我们自己本身。要不是你,我早就出去了。”说罢,吉影无奈的耸了耸肩,翻了个白眼。
  “话是这么说,但是等等!”唐三捂着自己的脸分析吉影的话,“这是我的记忆!就算没有释然也是我的事情,你是怎么进来的!?”
  前世的记忆是唐三最大的秘密,就连大师,甚至唐昊他也没有告知,因为太过骇人听闻了,可是现在吉影竟然知道了!所以他们以后的关系,要么就是你死我亡,要么就是亲密无间,只有这两种结果,前者死一人,后者成兄弟,毕竟是自己最大的秘密。
  “都说了,敌人的能力是重现记忆中的场景,以此让人放松戒备沉浸其中或是消磨人的意志,不是我进入你的记忆,而是你的记忆波及到我,强行把我代入了!如果你自己走不出来,我们都得一直在这里。”吉影解释道。
  “是......是我自己放不下吗?”听吉影这么一说,唐三也愣住了,他偷学内门心法,但也制造除了佛怒火莲,这足以弥补自己犯下的一切,更何况他已经跳崖明志,生是唐门人,死是唐门鬼他也做到了,他还有什么亏欠的呢?
  吉影看着他苦思冥想的样子,陷入无语。“虽然我看到不多,但也基本了解了,我一个外人都看清了,你一个局中人竟然到现在还执迷不悟,该说你是傻呢,还是善良啊。唐门的事情我就不过问了,看你的年纪怎么都二十多了,竟然还这么幼稚。”
  吉影看不下去,伸出手打了个响指,唐三只感觉自己视野一转,他已经从鬼见愁回到了山顶之上,还没等他疑问。
  带着哭腔的声音带走了他的心神,大长老现在正眼睛湿润的蹲在他跳下去的涯边,捧着他留下的佛怒火莲,悲呛道:“唐三啊唐三,你这又是何苦呢?你带给我们的惊讶实在是太多太多......”
  唐三是怎么也没想到,原来自己跳崖后,会发生这样的景象,原来以为自己这样一个罪人,就算是死去也不会有任何人为他伤心哭泣,但现在连大长老都会如此。
  “记忆是个很奇怪的东西。”吉影默默的说道:“你死后虽然眼不能见,但耳朵还能听,情感还在涌动,触觉还在感受,这些都可以是记忆场景的一部分,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发生这样的事情,但我认为......人更应该为了自己而活,像你这样的活法,太累。”
  吉影说着,而他的幻想还在流转。
  “大哥!”二长老上前一步,“何必为了这叛徒如此神伤?”
  “叛徒?”唐老先生的表情瞬间变得阴冷可怖,全身的寒气大盛,瞪着二长老,“你说谁是叛徒?偷窃本门最高秘籍却不逃的人是叛徒?是死守本门戒律以死明志的人是叛徒?还是重现唐门最巅峰暗器,并留下的人是叛徒?唐三他不是叛徒,他是我们唐门两百年来,本门最出色的天才!!!”
  时间似乎停滞了,唐三眼睛早就在大长老仔细他的功绩中湿润,双手颤抖的捂住自己的眼睛失声痛哭起来。
  “重现巅峰暗器,偷学内门的功法,以外门弟子之身,你的遗憾不是对不起唐门,幻境需要的是我们情绪作为动力,你的遗憾......是到死都没有得到师门的认可!真是的,这么大的人了还需要被人认可,和小孩子一样......”吉影摇头吐槽道,看着唐三的样子,不知不觉就蹲下来摸了摸他的头抚慰着。
  唐三跪在一旁哭泣,但泪水中不含痛苦,全然是喜悦之下流淌而出。
  “你们什么都不用说了,传我手谕,命本门弟子全体出动,鬼见愁下寻觅唐三,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同时,从此刻开始,唐三晋升为本门内门弟子,如果他还活着,将是我这掌门之位的唯一继承人!”
  “是,掌门。”众长老通知书躬身遵命。
  山顶的长老们纷纷散去,唐老先生站在山顶缅怀了一会也离开,往后,再无任何的场景发生。
  吉影知道,唐三的记忆已经彻底完结了,同时也预示着他已经身陨鬼见愁之下。
  “那么,唐掌门,请问我们可以出发了吗?”吉影对着已经回神的唐三调侃道。
  此事的唐三眼中再无阴郁,全是释然的神色,对于吉影的调侃也没有做出任何的辩驳,因为现在他可是堂堂正正的,有掌门亲自钦点的掌门继承人,内心一片明镜欣慰,他的努力没有白费,虽然一切来得有些迟。
  吉影出神的看着神采奕奕的唐三,他知道。“唐三”已“死”!他已经彻底放下了。
  “那我们......”吉影转过脑袋看向唐三,没想到现在的唐三不是原来六岁模样,而是一个快要而立之年的青年,以他的高度,只能看见他的膝盖高一点的地方,于是,很自热的抬头一看。
  ╰ひ╯
  (○´・д・)
  愣了一下,脸红的转过脑袋。
  “嗯?吉影你怎么了?”唐三好奇的一问。
  “咳咳咳,没......没什么,就是有点晕针。”
  “啊?”唐三感觉有些不明所以,不过他总感觉他问吉影的时候,他的心情有些不好。“算了,现在我们怎么出去?”
  没想到吉影阴恻恻的一笑道:“这是你的幻境,我说过只要你自己释然就能破解,但是需要时间,我这里有一个更方便快捷的方法,你有没有做过从悬崖上摔落的梦,同一个道理,只要让你的潜意识认为“死亡”,就能苏醒了!”
  吉影的双手迅速的燃烧起来,笑眯眯的朝着唐三走去。
  唐三反应了几秒,好似明白了吉影的意思,尴尬的笑了笑,后退几步道:“其实......我们可有尝试一点其他的办法,比如精神刺激什么的?”
  “不!放心,我会很温柔的,疼一下之后就会变的很舒服了!”
  “不,不用了!你!你不要过来啊!”很快,浑身赤裸的唐三就被吉影逼到山崖边,此时的他,可怜、弱小。又无助。
  “那么......”吉影眼中露出一丝金芒,双拳其出。“给我要紧牙关忍住了!”
  ToBe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