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逐恒 > 第二百七十五章:菩提心境
    在上界的燃灯古佛已然是怒不可遏,虽然此刻他身边站在一个强悍的人物让他不能动怒。
      但若是燃灯古佛动怒的那一刻,没有人可以阻挠燃灯古佛,包括眼前这个兽神。
      ……
      此时间雷泉已然是忘我,全然不知道自己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一刻他也是忘记了自我,虽然他在回味,但是在这回味的时刻,他也是清楚,自己永远放不下去的,是自己在老君道谷的一切,也是明白眼前这金刚修士虽然看似入驻佛门,其实不然,他并没有放下自己手中的一切,纵使遁入空门。
      “遁入空门,并非一心求道,而是拥有自己可以守护他人的能力!”
      这一刻雷泉的身体悬空,似乎在这曼荼罗法器的变化之间,雷泉也是知晓,自己并非是那般的不堪,但是单凭眼前这个金刚修士,他还不是自己的对手,纵使他可以不断的突破浪三惊的重重桎梏,虽然这里是金刚界,乃是他们法宗的地盘。
      此时佛光照耀之间,雷泉感觉自己似乎忘记了自己的七情六欲,实则不然,他将自己的精神藏身于这丹田宇宙之中,若是不然,雷泉定然会发觉,这佛光洗礼之时,仅仅是洗礼了他的身躯和心智,而并非将他的一切尽数阉割。
      “对于法宗,我并非无底线的看不起!”
      此时间雷泉感受到法宗莫大的好处,也是不由得笑了笑,此时雷泉见那曼荼罗法器在自己面前的光辉,也是让自己浑身充满力量。
      一时间雷泉暴起一股强横之力,但是在这一切的变化之间,雷泉还是觉得自己并非将自己改变,而是恢复……
      “这是一种奇怪的现状!”
      此时间雷泉回首在这丹田宇宙之中,此时间丹田宇宙之中因为那黑卷手札,导致着这丹田宇宙志宏满是氤氲灵气,弥散在空气之中,雷泉也是笑了笑,他放眼过去,此时间小毒正在为那些丹田之中的灵药浇水,那水似乎也蕴含着强横的灵力,弥散在空气之中。
      雷泉很少来这丹田宇宙之中,纵使有闲时间,也是过来打坐冥想提升修为,也是干脆没有照顾过丹田宇宙之中的一切,此时间雷泉也是回过神,他看到小毒在向他招手。
      此时间小毒正在为那九幽彼岸花浇水,此时间的九幽彼岸花远比之前在李罗华手中之时大了不少。
      “主人,你看看那九幽彼岸花,现在已经可以吞噬这空气中的灵气,已然是喷薄生长。”
      雷泉看着那九幽彼岸花,也是不由得抚摸上去,此时间那九幽彼岸花已然是有些许灵智在其中,竟然触碰着雷泉的手掌。
      小毒闻言也是不由得一笑,随后道:“哈哈!主人,果然这丹田宇宙之中练就的植物就是与外界不同!”
      “这九幽彼岸花,若是能有这般灵智,在这罗霄星域这落魄之地,至少也得千年才能有这般灵智!”
      此时间雷泉也是心惊,这里面才是多长时间,恐怕也没有多久,最多也是小半年左右,竟然成长成这幅模样,那花瓣已然是有雷泉的手臂一样粗壮,这一瞬间,雷泉些许有些恍惚,随着这些氤氲灵气,他也是不由得回了回神,随后向小毒开口道:“那其余的灵药如何?”
      “其余灵药远不如这九幽彼岸花,毕竟这并非是此界的花朵,明显是已经生长了许久,已经累积了不少灵力!”小毒缓缓回答道。
      雷泉也是回首望去,那座用于孙大圣打坐修行的水帘洞已然是变得青云喷薄,隐隐出现了不少的仙气。
      此时间雷泉的脑海之中也是恍惚入世,他还记得孙大圣在这里修行的模样,随后他也是不由得唤出如意金箍棒,此刻如意金箍棒也是不由得一阵嗡鸣闪烁,他明显感觉到眼下的如意金箍棒变得不同,似乎在那次与雷泉复合之后,雷泉对于如意金箍棒更加如臂如使。
      雷泉现在已然是可以与这如意金箍棒进入到棍道神合的境界,此时间雷泉见那佛光渐渐衰弱,此时他感觉自己的身躯变得异常强横,虽说是修炼菩提心,这幅身躯也是随着这佛光的利息也是变得异常强横,甚至隐隐有着几分灵性。
      若是上界有佛祖知晓雷泉此刻蒙蔽天意,如此方式清净菩提心,那岂不是要吐血而亡。
      “我佛家好端端的造化,被你这个臭小子还不说,竟然还采取这种蒙蔽天机的做法!”
      “真是令人不齿!”
      雷泉心里也是清楚,并非佛家的造化不行,但是那清净菩提心必须褪去一身驳杂,忘却七情六欲,达到忘我之境,这根本做不到,雷泉也不愿意去做。
      “七情六欲是我至今强大的缘由。”
      “若是为了清净菩提心忘却七情六欲,那岂不是等于否定了自己的一切!”
      雷泉也不是对浪三惊没有防备,他可以感受得到浪三惊带雷泉来此处,是让雷泉变得更加智慧,但是此刻雷泉不愿意接受这看似绝美的造化,毕竟这一切都算是嗟来之食。
      但是雷泉若是清楚,这是高涉特地与浪三惊安排之下所得到的造化,那绝对得后悔死。
      但是某人似乎并不知情。
      此时浪三惊对于雷泉的表现也是极度满意,他明白眼下的情况,只有等到雷泉清净菩提心之后,再想办法将那两只曼荼罗和两部真言带走,否则,在这些法宗的修士面前,他们唤不出来的造化也得归于他们所属。
      浪三惊继续伪装普贤菩萨的雕塑,他也是由不得看着眼前的法相金刚。
      若是猜得不错,这次的圣天凌霄堂的造化,上界的那些诸天神佛便是为这法相金刚准备的。
      但是此刻雷泉半路杀出,也不得不说这家伙的后台很硬,有着踏碎化空修为的人为其撑腰。
      “但是他们似乎相识不深?为何那人口口声声要帮助雷泉?”
      浪三惊也是不由得陷入沉思,其实浪三惊化作这普贤菩萨的雕塑也是有一定的好处,毕竟这佛光对于他也是略有裨益,虽然比不上雷泉这个没有接受过佛光洗礼家伙,但是也是凝练他的神魂,不至于让他魂飞魄散。
      其实浪三惊也是带有私心,毕竟这处地方,也是他曾经较为喜欢的地域,虽然不能随时到访,但是这金刚界之中的造化也是他曾经所贪婪过的造化。
      浪三惊不由得摇了摇脑袋,但是身为的雕塑的他也是没有人发觉,此刻除了不少细皮嫩肉的和尚昏厥过去,大多雪域的光头和尚还是在乞求佛祖的原谅,乞求佛光的洗礼。
      渐渐的佛光黯淡了起来,似乎是佛光的力量耗尽,浪三惊也是知晓,这两部真言会将这两大曼荼罗的法力吸收,然后贮藏其中,其实浪三惊若不是之前雷泉有那般怪异的变化,也不会因此将第二件大曼荼罗具足唤出,毕竟这佛光的法力始终有限,虽然两部真言会将佛光增强,但是这两部真言对于这两大曼荼罗的损害也是极大。
      这一刻雷泉缓缓睁眼,令他不可置信的是,他率先感觉到这天地似乎变得通透,就连空气之中的潮湿的水汽也是清晰可闻,但雷泉还能将这空气中的水汽更加看破,细微至芥子之处。
      “这……”
      雷泉发觉到自己眼眸的变化,其实在雷泉睁开眼眸的那一刻,许多法宗子弟怒目而视,恨不得将雷泉一口咬碎。
      “若不是眼前这个人,佛祖绝对不会因此而惩罚我们!”
      这一刻雷泉的修为虽然没有达到破晓境界,但是他感觉自己距离破晓境界只有一步之遥,虽然这种感觉雷泉曾经也是达到过,但是雷泉知道这最后的突破,才是真正的突破,若是不成,很有可能再次跌落修为。
      只不过眼前的金刚扎西也没有继续睁开眼眸,似乎这残损的曼荼罗法器也是依旧可以给他带来裨益,纵使他没能赶到那全盛的曼荼罗,但是配上这两大曼荼罗和两部真言,那远比达禅的蒲团之上的佛光要强盛许多。
      雷泉只是挥了挥手,他此刻看得出浪三惊化作那普贤菩萨的雕塑,只是一瞬间,那囚笼之中的普贤菩萨消失不见,浪三惊也是步入在雷泉的丹田宇宙之中。
      只见浪三惊一脸嬉笑,拱手恭喜道:“雷泉,恭喜你清净菩提心,若是不想与这群秃驴起冲突,本堂主现在就将这两部真言回收。”
      雷泉略微摆了摆手,示意浪三惊不要这样做,他低头看下去,那个囚笼之中的金修子弟是他的对手,他需要一个对手,一个实力不亚于他的对手,来将他的修为稳固。
      自打进入这幽谷密林之中,他的修为又一次恢复全盛,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毕竟自己曾经就在这个即将辉煌的时刻修为迅速跌落,一落千丈,这样的情景雷泉不想再次重来一遍。
      “等待这个家伙修炼好的时候,就是我们之间开战的时刻!”
      雷泉此刻眼眸之中战意盎然,面对眼前这个金刚扎西,他也是眼神之中有几分珍惜的神色。
      “纵使李所安那般天骄也不过是紫修。”
      雷泉想要知晓,这个修士凭什么成为金修?
      “别以为你是个金刚和尚就可以成为这金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