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的祖尸爷 > 第一百二十章 赵德宇的来访

  神龙基地,百无聊赖的祖邪在小房间里面开始回顾起与白发供奉的那场对战。
  单论修为的精纯,自己明显胜鬼修老者一筹,不过实战当中,自己出尽全力,对方却是游刃有余,最后战了个平手。祖邪不得不承认这个修炼多年的老怪物确实厉害。
  尤其是最后一招噬魂,简直是霸道无匹,竟然还可以调动八方的阴气为他所用,祖邪在想如果是自己使用这招不知道会是什么景象,不过肯定会比那家伙厉害,祖邪心里开始yy。
  就在这时,那扇无比厚实的玻璃大门突然之间打开,将祖邪的思绪打乱,看着眼前的状况,祖邪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是这扇门坏了?还是自己的禁闭已经结束?
  懒得多想,祖邪直接身形一闪,带起道道劲风,下一刻便出现在了十几层之上,大步流星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此刻已经是深夜,神龙基地的灯光通透,将祖邪的身影拉的老长,周围是一排排来回巡视的士兵。
  下一刻,祖邪的面前出现了楚冰砚的全息投影,身上穿着宽大的军装,别有一番魅力,脸上不苟言笑的表情一反常态。
  “祖邪,立即跑步到龙盾会议室来。”
  祖邪摸了摸鼻子,就知道他们不可能这么简单的放过自己,想也没想便直奔会议室而去,溅起一路风尘。
  来到会议室,祖邪发现朱战云也在这里,同样是一副十分严肃的神情,与楚冰砚并排站着,在二人的面前还站着一位身着军装的中年大汉,两鬓成银,双颊被刻上了岁月的痕迹,一双深邃的眼眸隐隐透射强大的气势,看样子应该是神龙基地的决策者。
  “祖邪,立即归队!”
  在祖邪出现的那一刻,楚冰砚声音严肃的命令道,带着一股不可抗拒的味道。
  发现了场中微妙的气氛,祖邪立即跑步过来与二人并排站立,挺拔的身躯将那张白的有些妖异的脸庞完全托起,清秀的五官,菱角分明,严肃的表情让这张脸看上去反而有些稚嫩。
  祖邪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自己这次又要当苦力了。
  时至此刻,龙盾成员已经全部集结完毕,如同雕像般站立在三人对面决策者眼神瞟向祖邪,嘴角蠕动,声音不大却极具震撼力。
  “神龙基地是守护华夏的利剑,各个特战小组就是最锋利的剑刃;为了华夏的安危,你们必须时刻备战!像雷霆一样出击,雄鹰一样凶狠,或凯旋而归,或战死沙场。”
  说到这里,那位决策者微微一顿,“自神龙基地成立以来,因为执行各种任务而牺牲的军人共三百一十七名,在华夏所有部队当中伤亡率最大。这不是耻辱,更不是荣耀!而是每一位神龙基地成员所必需铭记的教训。”
  “祝你们凯旋!”
  决策者扬起右手,朝着祖邪他们敬了一个军礼。
  “出发。”
  祖邪看得分明,楚冰砚的神色之中出现了一抹少见的坚毅,却是那样的不可动摇。
  来到直升机上,连同祖邪的龙盾卡在内,所有的装备全在上面,直到现在祖邪依然一脸的懵逼,直接当着楚冰砚的面换起了战斗服,语气中带着几分不解之色。
  “我说队长,咱们这是干什么去啊,总得先讲明白吧。”
  “报仇!”
  楚冰砚的声音显得有些冷冽,与往日的御姐气质判若两人。
  祖邪察觉到了她话语中的情绪,识趣的凑到朱战云身边,小声问道,“到底咋回事儿啊?”
  朱战云干咳了两声,偷偷瞟了楚冰砚一眼,而后凑到祖邪的耳边小声解释道。
  “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的咱们龙盾队员战死的事情么。”
  听到这里,祖邪讶异的看了朱战云与楚冰砚一眼,立即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儿。
  上次朱战云跟他提起过,龙盾有几位队员在执行任务时不幸牺牲,说起来戴琳能够得救,自己还欠这几位烈士极大的人情。
  看样子楚冰砚应该是对于龙盾成员的战死耿耿于怀,这次准备让它们血债血偿。
  “发现那些怪物了?”
  朱战云点了点头,“在南海附近,已经有不少渔民伤亡。几位供奉已经先行一步,咱们属于后续部队。”
  “那这样看来,等咱们到那儿,估计战斗都已经结束了。”
  祖邪从腰间掏出一把做工精良的手枪,来回翻看,语气中带着一丝可惜。
  “你放心,肯定有你出手的机会,到时候你得给我冲在最前面。”
  楚冰砚的语气带着一份毋庸置疑,眼底闪过丝丝杀意。
  看到那张不苟言笑的表情,祖邪怎么也无法将之与以前时常魅惑自己的龙盾女队长联系起来,不过乍一看,还是现在的楚冰砚有魅力,祖邪心中闪过一抹邪恶,暗自偷笑。
  “放心,到时候你们站在我身就行。”
  同一时间,决策者的房间里面的正进行着一场看不见硝烟的谈话。在他的对面,一位拄着拐杖身着唐装的男子带着几分微笑,将脸颊上的赘肉几乎挤到了一起,开门见山的说道。
  “易首长,知道你的脾气,我老赵也就不废话了。”
  “说吧。”
  易首长点了点头,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但却总带着一种让人挥之不去的压迫感。
  赵德宇笑了笑,“我知道易首长向来治军有方,但是手下出现一两个顽劣的兵将倒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
  听着对方满是火药味的话,易首长依然默不作声。
  见状,赵德宇正襟危坐,看着易首长脸上的笑容渐渐多了几分冷意。
  “昨天,我儿赵黎被一位自称是特种兵的人废掉了命根子。”说到这里,赵德宇的语气带着几分愤怒,“据我所知,应该是您手下的兵。”
  “据我所知,确有此事。”
  易首长承认的十分干脆,让赵德宇微微一愣,他本以为自己还要费上好大一番口舌,甚至还带来了各种资料,对方如此的干脆,让他感觉到自己全力挥出的一拳仿佛打在了空气上一般,十分不是滋味。
  “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在多费口舌,如此不守纪律的兵您看应该怎么办吧?”
  易首长偏头看了一眼对方,他知道像这种商业帝国的掌舵者,通常都有着自己不为人知的手段,这也是他为什么能够坐在自己面前的原因。
  “照你的意思呢?”
  赵德宇嘴角微微翘起,他知道对方清楚自己的手段与能力,这次的谈话基本上已经胜券在握,作为商人他最惯用的手段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要做到这一点,首先就是要拥有让对方不得不正视的实力,显然赵德宇认为自己具备这样的实力。
  “很简单,将他交给我,你放心,我们肯定会配合警察让他在法律面前受到应有的惩罚。”
  易首长点了点头,眼神一瞬不瞬的看着赵德宇,良久说道,“不过我听说你儿子是因为强奸未遂,才被打成重伤。”
  赵德宇眼角微微抽搐,他万万没想到,就在自己以为胜券在握的时候,对方突然来了这样一句,不禁暗骂一句老狐狸,不过脸上笑容依旧,语气郑重。
  “对于这件事还有颇多疑问,等我儿伤好之后,肯定会让他配合警方的调查,将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如果他真的做了此等有辱门风的事情,肯定会让他受到应有的惩罚。”
  易首长端起桌上的茶杯,微微闭上眼睛,闻着茶香叹了一句,“我记得阁下是经商的吧。”
  赵德宇心中咯噔一下,暗道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