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风起云飞扬 > 第五十三章 圣意

  赵广跟随京师回到国都,果如所料的,没有受到任何封赏。他虽然在剿灭吴国叛军时立有大功,却因私受楚国大将军印功过相抵。“没有因此遭到叛国的猜忌,恐怕已是最好的结局。”赵广在心内庆幸。
  可赵敢显然为父亲感到不平。此次平叛的大将军姬兴和太尉高嵩,都因功封候。而那截取泗口粮道,又转攻齐地的韩当将军,则因功升为三等平东将军,位在父亲赵广之上,这让年轻气盛的赵敢又怎能服气。在他心中,父亲的智勇绝不在这些人之下,哪怕真做了大将军,也是名副其实。当然这些话,他是绝不会和外人说的。
  太尉高嵩得胜还朝,并未有丝毫的志得意满。他谨慎的清点平叛大军,将曾驻扎荥阳的大军尽数归还,只带原来少数的京师和飞羽军回到都城。可即便这样,轩帝却依然放心不下。
  “启禀陛下,臣年老昏聩,已不能胜任丞相一职,请陛下允准臣还乡,以尽余岁。”说话人是丞相荆复言。荆复言知道,在神州危亡时刻,君臣尚能团结一心。可此时战事已定,依轩帝的秉性,又怎能放过自己。当时他可是当面忤逆了轩帝,不赞成诛杀孟丘一家的。“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说的不就是这个道理吗?
  “卿何出此言?今后神州的海内清平,还多需仰仗荆丞相呢。”轩帝笑着回道。此时没人能猜透他是因平定叛乱心绪极佳,还是为荆复言的识趣而欣喜。如今朝堂上凭空多了这许多大功之臣,还真是不好安排官职了。
  “禀陛下,臣如今确已年老体衰,智不能达,无法再胜任丞相一职,还请陛下允准。”荆丞相再辞道。荆复言虽不知轩帝具体因何高兴,却明白他的回复不过是君臣间的客套谦辞,不然轩帝会说因什么具体事离不开自己。
  “既然君意已决,寡人便赐荆君良田百亩,锦缎十匹,食千户,可乎?”果如荆复言所料,轩帝竟连第二次挽留都没有,而是直接应了他的辞官。“这无疑是自己的最好结局了。忤逆了轩帝,没有像孟丘一家那样惨死,而是十数载之后安然还乡,这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荆复言心道。
  “谢陛下隆恩!!”荆复言最后一次跪拜,向国主轩帝施以大礼。
  虽然轩帝在随后的朝堂上问起,谁为继任丞相,可满朝的文武皆默默不语。百官显然已对御史大夫孟丘的遭遇忌惮在心。如今又少了最能揣摩圣意的荆复言和宋烨二人,谁还敢再多说一句?怕是又要成下一个孟丘了吧。
  半月之后,圣意已决。命太尉高嵩为当朝继任丞相,位列三公之首。而平叛的另一位大功臣,大将军姬兴,则命为太傅,辅佐太子。轩帝的这一招可谓狠辣,虽然高嵩、姬兴二人皆因功封侯,升为高官,却都被削去了实际兵权。高嵩升了半级,却必须每日忙于处理政务。而曾经临危受命的大将军,却只得到个辅佐太子的闲职。当然没人敢说这是闲职,谁又敢轻视辅佐未来君王的大臣呢?别忘了,孟丘就曾是轩帝的太傅。可看孟丘的结局,太傅也不见得是什么好差事。
  随太尉回京的飞羽军并没得到任何封赏,便随着赵广匆匆返回陇西。要说任何人都没得到封赏却也不对,因为羽就在平叛时升为了百夫长。可再次西归的路上,他的眼中除了迷茫,仍旧还是迷茫。
  不知是不是战时军中特意封锁消息,回到西京后,羽才从“大棒”那得知,御史大夫孟丘一家,都被处斩了。原本御史大夫、孟丘这些词同羽毫不相干,可因为“萦妹”,这一切都如细丝般有了关联。在废弃的狼洞内,孟萦曾不止一次提起自己的父亲,他的奉公不阿,他的仗义执言,他的视死如归,皆栩栩如生幻化在羽的面前。虽然羽未正式见过这奇男子,却依旧被孟萦描述的风采深深折服,亦如他幼时,听怪老头的故事那般。
  每当孟萦为父亲的安危忧心时,孟丘只沉稳的回道:“只有明君,才有谏臣。”孟萦复述时,眼中充满了崇敬。可谁能想到,这样一位铁骨铮铮的臣子,最终竟被污为佞臣处死。即便他平冤昭雪又能如何?远嫁北地的“萦妹”又会怎么想呢?
  羽越来越觉得这世界,和怪老头所说、自己所相信的不同。这次同自己出生入死的飞羽军兄弟,竟没能得到丝毫的封赏。赵将军被利用,不知情下就受了私印。相比之下,只有自己被擢升为百夫长,更像是个莫大的讽刺。同样智勇双全、熟识兵略的高太尉,竟也被去了兵权,每日只能处理政务。连孟萦曾托付照顾父亲的荆丞相,也一并辞官了。难道英雄,不该在世上各展所长,创出一番伟业吗?难道英雄的功绩,不值得被世人铭记传颂吗?神州忠良皆不受重用,甚至惨遭屠戮。子民被蛊惑,内战死伤无法计数,难道这就是羽要守护的神州吗?
  西归的路上,依然可见准备今秋农神庆典的百姓。“一年,好快啊!”羽不禁感叹。羽知道自己这一年经历了太多,可好像,自己又什么都没做,什么也没能改变,只是徒自回到原点。
  此时赵广率飞羽军匆匆返回陇西,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理由,那就是北地狼族内发生了大事。也许正因这个,神州内乱时,狼族才没有趁机入侵。可此时狼族内的大事已定,赵广必须星夜赶回陇西,巩固边防,继续应对北方的这个强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