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茅山鬼术师 > 第1401章 暗山王势
<>盘膝坐在树干之上,高度相等,这才找到了与对方平起平坐的感觉,不然,心底戾气翻涌,我都快控制不住了,生平最讨厌被人居高临下的训话了。雅文言情.org
  
  端坐了身躯,认真的看向含笑瞅来的地藏王,轻笑一声说:“蒙地藏王菩萨看得起,倒是许给了方某人一份远大前程,这般抬举,方某人必须说声谢。”
  
  “但菩萨似乎忘了吧,方某人混迹于大千世界万丈红尘之中,终日与阴邪恶人、妖魔鬼怪打交道,沾染无穷因果业力,运途坎坷,麻烦从未远离过。”
  
  “我这样一个生来邪命且自带麻烦的人,死后要是阴魂入了地狱当值,恐怕,整个地狱都会因此而大乱,对此,我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并不是治理地狱的能人,菩萨太高看了……。”
  
  这番话出口,对面巨石上的菩萨面容忽地凝重起来,周围空气似凝成了铁板,无限威压凭空而来!
  
  也难怪,以地藏王的身份,屈尊降贵的递给我橄榄枝,却被婉拒了?
  
  这可是极为罕见的事儿,一般而言,有几个阳间法师敢拒绝地藏王的?
  
  不巧的是,老子就是这样的人。
  
  地藏王古井无波的心境也一定因此而泛起了波澜。
  
  佛门讲究不怒不嗔,那不过是虚话,即便传说中的燃灯、如来、弥勒等佛祖,也各有金刚怒目之时,所谓的不怒不嗔,不过是世上大多数的事于他们而言,只是过眼云烟不足为虑罢了,当然不用费心、生怒。
  
  但我当面婉拒地藏,于其威严有损。
  
  这还是没有第三方掺和的状况之下呢,要是有其他势力的高手看着这一幕,地藏定更为恼怒。
  
  因而,他决定给我一点儿颜色看看。
  
  强大的威压看不见,但却能切身体会到,地藏不用说什么,想先给我一记下马威,让我搞清楚该如何和他说话,这是非常高明的震慑手段。
  
  不过,地藏还是太小看老子了。
  
  我一声冷笑,暗中虚空画符,霎间就解开了道行封印,然后,催动浩瀚法力,一股虽赶不上地藏,但也相差无多的威压从身躯中透了出去,在半空迎头撞上地藏释放而来的威压。雅文言情.org
  
  噼里啪啦!
  
  空气中爆出轻微的炸响声,然后,周围百米之内的所有植物,无声无息的崩成了碎粉。
  
  我和地藏护持着身下的青石和古树,这两样儿并没损伤,在周围树木无声崩碎、地表突然塌陷场景的映衬下,保持完整的一树一石无比显眼。
  
  菩萨眼中精光一闪,下刻,威压如潮水般退去,我当然不会追击,静静收回威压,就那样平静的看着他。
  
  “方施主好本领,但实应静心理气,思虑周祥才是,善哉,善哉。”菩萨合十。
  
  “菩萨说的是,……不过,我门奉行的宗旨乃是替天行道匡扶正义,若一味的避让谦和,只求本心沉静,反违逆师门规则,因而,有时候,我并不会刻意的去控制什么,快意恩仇才是本门主的秉性,对此,我也是无可奈何啊。”
  
  冷冷一笑,我打个稽首,语气缓和,但话意犀利的回应了一番。
  
  “阿弥陀佛,善哉,施主此话戾气太重了,纠缠往昔的执念也太重,正需佛门妙法融会贯通,才能念头通达、洁如菩提,……再有,不管是妖魔鬼怪还是凡人仙佛,都应懂审时度势顺天而为的道理,施主然否?”
  
  “地藏菩萨,你莫非是说,要我承诺不将今日之事外传?因为,这本就是你布下的局,一个不惜死伤阴兵,也要引出幕后大敌的局。”
  
  我的嘴角一挑,话说到现在,已弄明白了地藏的深意。
  
  不管他的出发点是什么,因何利用钟馗去布局,这种事都好听不好说!
  
  身为地府最高掌权者之一,却随意的将阴司吏员和阴兵当成布局棋子使用,导致囚徒被劫走,阴兵也损失惨重,这种事要是传了出去,地藏王在地狱苦心经营无数年的形象会遭受极大破坏,这是他绝不允许的。
  
  但因身在暗区,受到了神秘限制,地藏王无法使用巅峰武力将我这个‘局外来客’镇服,因而,他发现我的时候,就递过来了橄榄枝。
  
  只要我应下此事,就等同和他一伙了,甚至可以说是关系,我当然不会到处宣扬地藏王暗中某局的勾当了。
  
  地藏王菩萨太过老辣了,瞬息之间就做出了最好的对策。
  
  但我敬酒不吃吃罚酒的态度,还是惹怒了他,此刻更是点破了他的心思,这让地藏王的面皮僵了一息时间。
  
  “阿弥陀佛,方施主所言,贫僧听的云里雾里、不甚明白。……不过,贫僧和方施主早年间有所怨因,知晓施主对此事耿耿于怀,所谓择日不如撞日,不若,我们就在此地切磋一场,之后,一笑泯恩仇如何?”
  
  “暗幽山中,限制颇多,贫僧最多催动陆地神仙巅峰法力,不能更多,因而,这环境相较公平。”
  
  “若方施主能在切磋中占据上风,贫僧自然无话可说。若果方施主落于下风,那么,贫僧先前的那一番‘好言’仍是有效……,施主不妨细细思量。”
  
  我闻言眼角就是一跳,这地藏王说话真是处处玄机,字里行间都有其深意。
  
  他说的好听,是为了解决昔日恩怨进行一场氛围友好的切磋,说明确些,就是针对我二下地府调取阴魂殿军团时被他轰了一记大手印的往事。
  
  但其实,他指的是现在发生的这件事。
  
  他不希望有任何不利于地藏王形象的话语外传出去,因而,提议切磋一场,我若是能占到上风,他自然不再多说什么,转身就走,此事内幕是否外传留给我自行决定。
  
  但我若是不敌地藏王,那就得承诺守口如瓶……。
  
  这还是好的,可我隐隐的听出一丝杀机,心头很是悚然。
  
  自己若果在暗区中和他的战力也相差过大,那么,地藏王有可能会顺势下杀手……。
  
  想到这里,眼底寒芒一闪,但精湛的表演技艺让我不露真实情绪,只是平静的看向地藏,轻声询问。
  
  “不知菩萨所谓的切磋是何等方式?何为上风、何为下风呢?”
  
  “贫僧当然不能以大欺小,这样,贫僧就坐于石头上,给方施主二十息的时间,不管怎样的手段尽可施展,在这段时间中,能让贫僧离开此石,就算施主占上风,相反,二十息之后,贫僧还安坐此石之上,那施主就算是落于下风了,不管结果如何,昔日仇怨一笔勾销,如何?”
  
  地藏笑看向我。
  
  “听起来我很占便宜,好像是你只守不攻,但你并未如此承诺,即是说,你会反击,是吧?”
  
  我笑了一声,追问一声。
  
  “阿弥陀佛,施主过于心细,不过,既是切磋,哪有光防守不反击的道理呢?”
  
  菩萨笑眯眯的。
  
  我冷冷看他一眼,然后眼神落到他身下的蛟龙巨石上,凝声问:“菩萨只说不离开巨石就算是赢了,但你并未说,这块形似蛟龙的石头,是否可以移动位置?若果,此物被菩萨控制着遁飞而去,二十息之内我追之不上,岂不是落败?那就太冤枉了吧?”
  
  地藏的笑意凝在面上,随即神态端庄起来,认真看我一眼,宣了一声佛号,这才说:“施主年纪轻轻的却是茅山鬼门之主,果真聪慧非常。”
  
  他没有明说,但已经承认了一些东西。
  
  “布置两百米范围的力场做隔绝,避免那边的钟馗有所察觉。而菩萨驱动巨石时,不可脱离力场,否则,就算方某人赢了,可否?”
  
  我认真的提出了补充条款。
  
  “如你所愿。”地藏王淡淡一笑。
  
  “还有一点……。”我瞅向趴在那里的大獒谛听。
  
  神物耳朵竖立起来,缓缓站起,煞气随之传来,凶狠的眸子锁定了我。
  
  “它是否参战?”我指着谛听询问。
  
  安忍不动如大地的地藏王菩萨,脸色都有些不好看了。实在是,我过于谨慎,点出的细节太多了些,让其一点儿阴招都施展不出来。
  
  要知道,这对地藏王而言,算是触犯逆鳞的事儿。
  
  但我和他本就有怨,也不怕得罪的更深。
  
  某些时候,五十步和一百步没啥区别。

Ps:书友们,我是彼岸浮屠,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